台湾清华大学王水溶尸案

一九九八年三月九日上午,清大原子科学院辐射生物研究所演讲厅发现一具女尸。女尸的面孔浮肿溃澜难以辨认。女尸左手臂下方有一枚使用过后的保险套。

经过清查校园内失踪女学生,警方确认死者为本校辐射生物所研究所二年级的的许嘉真同学(以下简称许)。次日检警双方开始约谈许生的同学与辐射生物所的人员,当天晚上检方分析辐射生物所另一研二女生洪晓慧(以下简称洪嫌)涉有重嫌,而予留置,亦对另一博士班一年级男生曾焕泰(以下简称曾)进行长时间的侦讯。

台湾清华大学王水溶尸案洪晓慧
洪晓慧

三月十一日检方正式扣押洪生,而曾生则予饬回。三月十二日警方正式宣布破案,凶嫌即为洪晓慧,命案近因可能与许生信用卡在前一周被洪生刷爆有关,但真正更重要的根本因素则是洪晓慧、许嘉真及曾焕泰三人在感情上复杂的三角关系。

洪嫌和许是1995年相识于补习班。两人1996年夏天考上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班,原本就熟识的两人,入学后更是形影不离。

许家境富有,和洪嫌做朋友期间,常拉着洪一起去购物。她也会时不时买些小礼物送给洪嫌。

两人在研究所里认识了学长曾。一开始,曾是有女友的,但许仍不由自主地爱上曾。洪嫌却也同时爱上了曾,但她并没有告诉自己的好友,和她爱上同一人。反而比许先一步接近曾,并献身给曾。

1997农历年前,许发现洪嫌和曾的不正常关系,于是和洪嫌感情开始转坏。而两女也开始了爱情角力。

台湾清华大学王水溶尸案许嘉真
许嘉真

许开始以财力攻势,不断馈赠礼物给曾,曾一概收下,却甚少回赠。洪嫌见状怕曾被抢走,无奈家境使然,她没有多余的财力可买礼物送给曾。于是洪嫌去酒店上班赚钱,还交了其他有钱的男朋友,好买礼物和许竞争。

这样礼物攻势几个月,洪嫌和许了解到这样对彼此都没有什么效果,因为曾还有另外一个女朋友,同为辐射生物所研究生。两人于是决定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在1997年暑假该女机车屡遭破坏,10月间实验数据遭破坏,怀疑是洪、许所为,受害人虽向他人表示其怀疑,但因没有证据是两人所做,于是此事不了了之。

但敌人何其多,杂草除不尽,春风吹又生。1997年11月底,曾邀约学校韩姓行政助理外出宵夜。12月2日下班后许邀韩至厕所,韩以为厕所坏掉,以职责所在遂随许前往,至厕所后韩发现洪嫌亦在,交谈一、二句,洪忽然挥拳重击韩下颔,导致韩下颔流血并肿起。洪嫌并警告韩不得再与曾来往。韩后来告诉周所长,希望二人道歉,周所长立即找潘教授一同处理。但洪、许二生矢口否认,且周与潘似乎认为许因嫉妒而动手的可能性较大,故没有完全相信韩对洪打人的指控。这件事最后韩也没有提出告诉,洪、许、曾三人只是被限制进出韩所待楼层。

洪、许、曾三人的事情传开,但曾只是向外透露他只是把两女当妹妹,却又不断接受两女的礼物馈赠及和两女持续发生关系。

台湾清华大学王水溶尸案曾焕泰
曾焕泰

​案发前不久,洪嫌告诉其同实验室学长,洪嫌在交大的有钱学长,申请了两张额度达十二万元的信用卡,将副卡给洪嫌使用。洪并向实验室学长展示Master和 Visa卡。后该学长为申请信用卡与发卡银行联络。该银行小姐知道他与洪嫌同在辐射生物所,顺便提起洪嫌于三月三日领走正卡,且在两天内刷卡超过额度。于此期间洪嫌买了大哥大手机送曾。三月六日许、洪、曾及高姓同学外出购物宵夜,许发现信用卡被刷爆,不能再使用。但当天上午十时,许曾将信用卡借给洪晓慧购买化妆品,后洪嫌交还信用卡及化妆品。许很不高兴,怀疑被盗刷。许与洪为信用卡起争执。

三月七日案发当天凌晨,洪嫌与许相约研究所演讲厅内谈判。许质问洪嫌盗刷信用卡事件,洪嫌则要求许离开曾。许不服,洪嫌遂打了许一巴掌,接着双手掐着许的脖子,朝地面撞击,导致许头部因重击地面大量流血,最后昏迷。洪晓慧后从实验室内取一瓶「哥罗芳」化学药剂,朝许嘉真后脑淋下,将许嘉真藏在演讲厅冷气机旁,并以纱布擦拭演讲台前血迹。案发十六小时后,3月7日晚上9时15分,洪晓慧回到现场,惊觉许嘉真因昏迷吸入「哥罗芳」与光反应分解的「光气」已窒息死亡,于是在辐射生物研究所实验室内以硝酸、盐酸混合成王水,成功以王水毁坏尸体。

洪为故布疑阵,于命案现场还故意遗留一个她稍早与曾焕泰性交时曾焕泰所使用的保险套,丢在尸体左臂下方,企图将命案现场设计成许嘉真系遭歹徒性侵。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案发后,检警很快就查出许嘉真与洪晓慧、曾焕泰的三角恋情,随后因命案现场留有洪晓慧的指甲,命案发生后洪晓慧仍使用许嘉真的信用卡,以及使用许嘉真电子邮件账号发信等证据,全案迅速被侦破。

洪晓慧表示,事件导因于许嘉真「设计」她刷信用卡:3月6日上午十时,许嘉真将信用卡借给洪晓慧购买化妆品,后洪晓慧交还信用卡及化妆品;3月6日晚上九时许、洪两女与曾焕泰一同外出,许嘉真发现不能刷卡;洪晓慧认为许嘉真故意设计陷害她,心生不满;3月7日,两人在清华大学辐射生物研究所演讲厅谈判,最后酿成这起悲剧。警方后来在洪晓慧租住处找到命案当天她穿的鞋子,鞋子上面沾有许嘉真的血迹,洪晓慧自白及检警侦办后均未发现有帮凶。

洪晓慧心情告白
洪晓慧心情告白

但事后根据调查,洪确实是有刷许的信用卡,且在许身亡后还继续使用她其他张卡片。

全案侦破后,洪晓慧、曾焕泰立刻被台湾清华大学退学,洪晓慧后被时任新竹地检署检察官宋恭良起诉并求处无期徒刑,经新竹地方法院、台湾高等法院审理,洪晓慧均依杀人罪被判处15年、毁坏尸体罪被判处3年合计18年有期徒刑,并需赔偿许家新台币2417万元,洪晓慧于二审判决出炉后放弃上诉,于1999年1月发监执行,后于狱中受洗成为基督徒。

2000年4月,洪晓慧被移到台湾高雄女子监狱服刑后,曾先后四次呈报法务部申请假释,但因杀人手法太过凶残,法务部顾及社会观感后均未批准。2008年11月27日洪晓慧第五度申请假释终被核准,12月3日假释出狱。

洪晓慧假释出狱
洪晓慧假释出狱

洪晓慧假释出狱后,定居于高雄市前镇区老家,三采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主动联系洪,并提供予翻译的工作。洪晓慧以笔名“彩忆”翻译作品,第一部作品《水意识》(WATERMIND)于2009年6月24日出版,同年10月9日其翻译的第二部作品《末日之生》(Darwin’s Radio)出版。

曾焕泰遭国立清华大学退学后,避走国外,取得博士学位后返国于台北市担任计算机工程师,曾有传言指曾焕泰改名,但被其担任台北县议员的叔叔曾文振否认。

许嘉真之父许文宏后于担任台电输配电工程处处长任内,因卷入收贿弊案,于2008年11月(洪晓慧假释出狱前)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全案仍上诉中。

这个案子呢,很明显的证明台湾真的是杀人不用判死刑的。那么凶狠的杀人、毁尸,竟然只被判15年,加上毁坏尸体罪也才18年。坐十年牢就假释出狱。然后看看被害者的父亲呢,因贪污被判15年,刚好跟杀了自己女儿的杀人犯一样的刑期。在台湾,贪污的罪似乎比杀人还要重呢!

 

———————————————————————————————

 

嘉真开始以财力攻势,不断馈赠礼物给曾,曾一概收下,却甚少回赠。

洪、许、曾三人的事情传开,但曾只是向外透露他只是把两女当妹妹,却又不断接受两女的礼物馈赠及和两女持续发生关系。

许嘉真、洪晓慧二人案发前多次联手对付“情敌”。曾焕泰的另一位女友也是辐射生物所研究生,1997年暑假其摩托车屡遭破坏,10月间实验数据遭破坏,后被证实是洪、许所为。而辐射生物所的韩姓女行政助理因与曾焕泰外出吃宵夜,被洪、许二人在厕所中殴打。

但敌人何其多,杂草除不尽,春风吹又生。1997年11月底,曾邀约学校韩姓行政助理外出宵夜。12月2日下班后许邀韩至厕所,韩以为厕所坏掉,以职责所在遂随许前往,至厕所后韩发现洪嫌亦在,交谈一、二句,洪忽然挥拳重击韩下颔,导致韩下颔流血并肿起。洪嫌并警告韩不得再与曾来往。韩后来告诉周所长,希望二人道歉,周所长立即找潘教授一同处理。但洪、许二生矢口否认,且周与潘似乎认为许因嫉妒而动手的可能性较大,故没有完全相信韩对洪打人的指控。这件事最后韩也没有提出告诉,洪、许、曾三人只是被限制进出韩所待楼层。

================================================

基佬乐的做鸭子收礼物,乐的欣赏直女癌为它争风吃醋互相仇视的样子,连自己的女友被报复也不在乎不解决,女孩因为赴他约跟他吃饭就招来殴打也不内疚不调和,一心卖屌给各个女人换礼物,任由女人为他而互相残杀,邪恶贪婪拜金仇女的基佬鸭!

这个被杀的富女,本来也不算仇女,之前她还会送礼物给穷女,后来跟穷女一起仇女打小三,应该是被穷女撺掇教唆的。而且她被穷女杀害之前,还借信用卡给穷女刷。可见她一直对穷女很大方。后来谈判也是穷女先动手。这个穷直女癌可谓又穷又拜屌又仇女。

 

洪晓慧还跑回宿舍,拿出她几天前与曾焕泰使用过的安全套放在尸体边,将案发现场布置成性侵犯杀人。
==========================================================
注意这个重点:

直女癌杀了情敌女之后,居然马上嫁祸给自己“心爱”的男人。

明明为了抢男人而撕肛,杀死女小三后却陷害那个男人,这个直女癌真的很爱那个男人?爱男人干嘛最后要害他?

不得不说,直女癌的确是“仇女基因”远远超过“爱男基因”。

对直女癌而言,打小三杀女人和跟女人抢jb的快感,远远超过了跟男人在一起的快乐,只要能够杀死女小三,坐牢枪毙都不怕,看不到心爱男人不在乎,男人好不好死不死也无所谓了,反正斗倒小三消灭女人的真正目的已经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