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恐慌时我是否可以用脏话来掩饰我的不安?

不安和难过

慢慢的喜欢了,却不能忘,因为忘记比铭记更痛苦,多想如小说中的,就象冬天的鹅毛大雪,对天狂呼,可望着昏昏欲睡的太阳,竟发现生命是那么的真实,真实的容不下一点点的幻想,却也感觉那么的遥不可及!

走过岁月,我才发现,原来想一个人是痛,忘一个人是梦!没有牵住的手,而今更失去了身影,行同陌路的寒风令人清醒,清醒的忽然觉得,自己是否真的有过去?十分真的也有过曾经的最美?是一路那么真实的走过来的?

爱终究只有两种结局吧!一种是无人给予,一种是无法给予!生命终究是一条不系之舟,飘啊,摇啊!冬日向北,夏日向南,带走了什么?又带来了什么?是过程还是回忆?

烟头在脚下踩灭,回望夕阳,竟是有些可爱!是该伤感吧!难过吧~!否则又怎么对的起,发生的,经过的,又结束的一切?

人走了,不经意留下,转身的是背影,心逝了,悄悄落下的,是回眸的。。。

一个人就那样孤单的 来回,一个人的来回,我 数着脚步,一步,二步,三步就那样的来回,可是结果我还是没有离开那个圆圈。。。

回头以前的生活,好象自己思维是停止的,我好像没有思维一样的,因为一切已经不在,我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头脑里出来的是什么?

仿佛无意间看到了曾经的 自己,我看见了过去难得的笑容,我觉得心里很难过,好像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见过这样的笑容了,觉得很委屈很难受,我是多么的想再次的看见这样的笑容!

仔细的回想自己做过的种种,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夏天来临的原因我显得格外的烦躁,一点点的事情都可以让我都想大发雷霆,还是因为我自己的逃避,逃避我自己都看不到的未来茫然,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的?

当我在极度恐慌的时候我是否可以用发脾气来掩饰我自己的不安,是否就那样一直沉默?我曾经天真的以为这样就会被人看见,会有人问我:为什么?

可是没有一个人,这样就没有人可以看的出来我的内心脆弱,我的困惑,我想我还是喜欢做蜗牛的,只要遇到事情就可以躲起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早就没有了自己的贝壳,我将我所有的躯体裸露在阳光下,于是我的难过无处藏身,所以我要自己去面对,面对那一切本属于我自己的的事情。

路过百货店的时候看见很多美丽的糖果,我不敢去尝试它是否美味,糖果是否美味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奢侈了,很久没有尝试过美丽的糖果,美丽的糖果已经成为记忆里那不可承受,我问自己:我是否还是过去那个爱吃棒棒糖的天真老头?我是否看见过去那样的笑容?

突然间觉得很想念过去身边的人,过去的那个时代,过去的那个善良的微笑,其实我知道也许我永远也等不到了,其实也许我已经把她弄丢了,但是我突然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用现在这样的心情去挂念她,好象最近的时候我总是不知道和她说什么,因为也许我已经给不了她什么,因为我想的也许只要她幸福就可以了,我好象很久没有好好的和她生活过了,就在刚才我突然很想念她,想念过去的那个冬天,想念过去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我们,我自己也不清楚是为什么?可是也许我已经把她弄丢失了!甚至我已经把自己也弄丢了,我不清楚明天我又在做什么 ?是否还是在麻木的敲打着键盘,颓废自己。。。。

我想我会去看摩天轮,也许我这样的年龄很可笑,但是我还是要去。。。

最后,想说很鄙视、厌恶、恶心那种那种只想在别人身上攫取的人,看人下菜,欺软怕硬。不管对方是好是坏,是出于什么样的状态,要么好到底,要么表面到底,要不是什么玩意儿。

人性本恶,但有道德约束才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善良。一个人能对另一个失败的人出言不逊、口诛笔伐,那你也只能相信:未来被口诛笔伐的那个人,可能就是任何一个我们自己。

草你妈的。

——来自刘刘的马勒戈壁的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