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的我却不能够给你我全部,像风走了八百万里

我喜欢你

你想要的我却不能够给你我全部,我要做个思想上的男流氓。生活中的好男人。。。
我还是喜欢你,像风走了八百万光年,不问归期!…

—-刘刘小朋友诚实的话

夜深时码字保持一丝不挂的姿态,是我的一个好习惯。因为我一直觉得,只有袒露了身体,才会更加自如地袒露内心。当然天特别冷的时候,我会穿个小裤衩。。

其实一丝不挂,最现实的原因是:我N年前刚刚来到这个城市。没有空调,热的我受不了,晚上睡不着,经常搞的我白天总象被阉的种猪一样,有气无力低眉搭眼,夜幕降临时就愈发亢奋,象发情的公狗一样在风月场所四处乱窜,希望在一个悠长的小巷,逢见一个乳房上纹着百合花的姑娘。

所以后来就成了习惯,当然我现在已经慢慢的在改变,因为现在已经有了空调。。

花这么多文字解释我为什么脱光衣服码字,你能看出我是多么地百无聊赖。总之,你不要以为我真的没穿衣服,别把我想的那么俗,好歹我也接受过N年高等的教育,虽然没被教育好。

既然是日记,那就得记一下自己近来几天的流水帐把。我的早晨一般从中午开始。之后我就一直的猫在网上,用我少的可怜的一点文史哲知识,去勾引那些寂寞的少妇或许运气好的话,能碰到小妹妹。

聊着,聊着,有一个妹妹似乎对我颇为的欣赏,跟我通了电话。但由于是大白天的,在加上身体状况,我拒绝了她挑逗我去做爱的想法。然后随便观摩了一下某狗屁朋友推荐的三级片,发现片子很没意思,不过女主角的乳房造型倒是相当的很完美。

没有事情我就出门到处逛,出门的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本想打车,忽然想起人多的时候挤公交或许更有点意境,于是搜出1枚硬币挤上了公交。

一上车,我锐利的眼光立刻锁定了一位姿色尚可的女青年,我高喊让一让让一让,想快速贴近目标,却发现一位50岁形容委琐的老兄已率先抢占了有利地形,我只好暗骂一声他直系亲属的,呆在了原地。

此后我一直在仔细观察这位老兄,只见他东张西望目光游离,烦躁的眼神在不同女人的乳房上轮流滑过,想有所动作却似乎没有贼胆,场面甚为滑稽有趣,心里顿时阵阵窃笑。

车行几站,发现了一个座位,我挤开周围的老弱病残坐了下去。又行了几站,上来一对年轻的恋人,女孩一屁股坐在我对面的位置的——也就是司机背后的位置。

或许是坐的太猛了,她的牛仔裙顿时门户大开。一条粉红色的内裤毫无征兆地闯进我的眼帘,令人寒毛倒竖血脉喷张。

我假装无意地瞟了几眼,想从她内裤的品牌推断她的品位,但她迅速地发现了我的叵测居心,满脸绯红,紧紧地并拢了膝盖,没再给我半点偷窥的缝隙。我假装若无其事若有所思状的眺望窗外,心里却禁不住狂笑不止。

嘎嘎嘎嘎。。。太好玩了,我太他妈的龌龊了

瞧瞧,我这B样子,真TMD心里阴暗,能不能阳光一点点我?

一天天的生活相当的平淡,觉得无所事事,继续着回家开始倒头大睡,直至到我自然醒来。要是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TMD的那我该多么幸福呀。

醒来我叼根烟,蓬头垢面地站在窗口,发现外面依旧好像阳光灿烂,街上的路人都行色匆忙,忽然有些莫名地感伤。

想起昨天出门无事溜达,遇见了两个过去在酒吧遇见的小女生(服务生),看见我就声音很甜地说,哥哥。我开心的恩了声,顺便扫了一眼她们,这两个女孩姿色都很平庸,但是胸部还算丰盈。

于是我很伪绅士的说:妹妹看见你们真高兴,顺便又和她们调了调情,两个女孩笑的花枝乱颤,胸部上下颠簸,有一个瞬间,我真想伸手去托一下,如果掉下来砸坏地板,那可是损坏公物。即便没砸坏地板,砸到花花草草的也不好啊。

其实我还是很善良的。。

以我这个资深老色狼的判断,这两个女孩应该都未经人事,因为她们害羞起来竟然还会脸红,令我颇为诧异。看来相对于美女,丑姑娘还或多或少保持着一点点的纯洁。

没有事情经常的宅在家上网,和一个个认识不认识的美眉们没心没肺地打情骂俏,为了保持我一贯的积极、上进、阳光的形象,我洗了个澡,刮了胡子,换了一身熨烫整齐所谓名牌的衣服,还很有品位的在身上喷了点香水。

看看镜中的自己,近几天的糜烂颓唐之气已一扫而光,唯一的不足是红丝布满双眼,这得归罪于N天晚上的那个陪我喝酒上床的酒吧妹妹,如果仅从外型来看,她是我一直想找的那一类型,于是就没完没了的来了个3+1,以至于我在完事之后,还很恬不知耻地要了她的电话号码,很久没有干过这么幼稚傻逼的事了,因为她们给的电话多半是假的。

不过今天闲来无事拨了一下,竟然通了。她问我晚上是否梦见她了,我说我和我小弟弟都梦见你了,她很淫荡地笑,说,那你得安慰下你小弟弟了,我已经刚刚离开这个城市了。。。

我们又互相调笑调戏了几句。然后我删了她的号码。唉!可惜呀!她幽深难测的乳沟屡屡让我时常的目光陷落,怀念,那么好的乳沟,没去按摩中心去做做胸推造福于民,真是他娘的暴殄天物了。可惜呀,可惜。。。

为了表示我还没有不可救药,不谈女人了,我们谈点圣洁的话题——爱情。

爱情这玩意我曾经或许有过,将来或许也会有。但是现在没有。我一直不确定世上是否曾在这种叫做爱情的东西,我已经N年了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了。

所谓正儿八经的爱情,就是那种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逛街、然后一起大声尖叫做爱爱的那种。而我的爱情大多有点似是而非,虽然追过睡过的女孩很多,但我知道那都不是纯粹的爱情,因为我从来没有为她们牺牲自己的打算,很多时候,我只是为她们奉献几泡爱的精子而已。

当然她们也从来没有有人说要嫁给我,当她们有意无意地拒绝我的时候,我通常第一想法就是,“老子一定要把你给弄了。”然后忍气吞声,象很多本分守己的好男人一样表现出一副痛苦而无辜的丑陋嘴脸,以迎合她们那点小小的虚荣心。

但是在得逞之后,我往往会有很纠结的负罪感。我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是否有点变态,不过,我认为,女人遇上我的确是一种残酷的存在。

所以我发誓以后我要:善待女人,原谅自己。。。

夜深了,我抽完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把床单、被单都换了,一股脑全丢进洗衣机,撒上了小半袋雕牌洗衣粉。然后揉了揉眼屎、表情呆滞地坐在这里码字。。

其实最后我想说:宝贝,你想要的,岁月和时间都会给你!

—-刘刘的文字

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