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深夜食堂其实应该是花生毛豆啤酒串大腰子蚬子

深夜食堂

聊聊昨天看的前两年的电视剧深夜食堂。其实所谓的深夜食堂,其实应该是花生毛豆,撸个串,大腰子,麻辣烫,啤酒,最多来一盘辣炒蚬子或者小龙虾…

这样的店铺或路边摊,才是真正的市井,才真的看得到形形色色三教九流,人间烟火,看得见的有共鸣的生活。如现在看到的国版深夜食堂,如果老板还穿一身和服装扮不挨打的话,我估计我进了串摊喊一声我要一份韩式拌饭……也肯定挨打。

或者这么说,谁他妈有病啊大半夜找个店要一碗泡面?调料包都没区别,我自己在家煮不行啊?黄磊其实也是个好演员,不过可能太爱钱了,给娱乐节目毁了。

深夜食堂

一早上,游荡在路上,我双手插进口袋,默低着头,偶尔瞥一眼花枝招展带着乳香的女孩们,或许有微风吹过,让嘴巴渴望叼一支香烟,清晨的马路干净的踢不到一颗石子,一辆破车非得挤进人行辅道,无奈的被逼停在杂乱的脚步里,我猛的看见车窗玻璃映着我的样子,居然像个男孩,回顾四周,操蛋的一天又开始了。

再聊一个事,我有一个朋友多年未见,大前年我见到他,很震惊,多年前很帅的一青年男子,弄的头发也谢顶了,面色也憔悴,灰头土脸的,我问他怎么了?

他说几年来各种不顺,爱情事业,心情也不舒畅,烦心事较多,就这样了,他说;不提了,喝酒吧。上个月我回去又见到他,我又震惊了,头发居然长起来了,就像小草一样xx葱葱的,还油光粉面,意气风发的,我问他怎么了现在,头发又长起来了?他说:你知道真爱吗?我摸了摸我头顶上快掉完了的头发对他说:哦!喝酒吧。。

某天起,好像跟你没那么好了,见面少了,电话也少了;孤单的时候,忍住没找你。深爱的,并不是我忘了你,而是我的故事变复杂了,有些话不知道从何说起,不如不说;有些秘密只能藏在心底,独自承担。不想对你说谎,更害怕你痛心的责备,于是只好假装时而的忘了你。其实,你一直在我心里。

多年来,不停的提起,我总归是要离开北京的。就像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把希望寄托在另一个陌生(或熟悉)的地方。但其实很少有人真正离开。都是口头话,好像说出来了,就放下了。你瞧,人总是矛盾的,暧昧的,都活得很模糊。”

我想去看邓超的银河补习班和哪吒,可能因为我喜欢邓超吧,也可能大家太过于渲染。但我看了我总觉得邓超跟吴京、李连杰、成龙之间差了一万个甄子丹,有人说和美剧比拼,我想就太笑人了。这片之火有资本和邓超的人格魅力的吵作,拉升,也始于沉寂的父爱思想,直白点赶上教这些90后的男人当爸爸的好时候了。中国人其实都很装,去看这个电影,表示自己是个好爹好孩子了。

看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城市被霓虹灯印得光亮如白昼。街上仍车水马龙,黑夜反更刺激助长了世人的幻想和欲望。硕大而刺眼的广告牌,嘈杂繁乱的音乐,熙攘的人群,一丝不苟的建筑物,构成了这色彩鲜艳的夜。 我感叹这繁华易逝,但我无法爱上这座城市的喧嚣,只因人在风中,聚散不由我。

岁月不饶人,今天开车走到半路上,突然好像认为走的时候家里大门没锁,有点纠结究竟锁没锁呢?处于较真的心态又调头回去,结果是锁好门的,下意识的开了门看了看,锁上门开车回公司,可到了公司才发现,手机居然又忘家里了,唉!真是老了。很痛苦。

心里有着莫大的委屈 ,话到嘴边可又觉得无足挂齿不值一提 ​​​。

再两天八月了,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半年就快没了,也没发现自己有多大的改观,继续在压力下前行,皮肤还是那么黑,,唯一英俊的也就是眉毛了,有时,常常在想,如果我能在没有经济压力的情况下休息三两个月就好了,颈椎病也能好。

不工作,也不用担心生活里的花销,不牵扯公司的事,但是我的生活完全没有这种可能。往年的间隙,我都会抓住机会到处玩一下,但每次都没超过过一个月,每次玩一阵,然后就开始心慌意乱的担心钱的问题,担心公司的问题,连后就神色凝重把自己变成了个工作机器。

我一直非常林黛玉式的想,难道我就不能靠着谁,闭着眼混吃等死过几天?有时累得我实在干不下去了,想起公司的事情脑袋就要炸,越到单位越紧张。

深夜里想哭,有时生活让我疲惫不堪,不过,还好,挺过来了,总希望遇见那么一个人把我包养了,也希望遇见个人懂我,不要让我弄不清楚为什么而为点琐事而吵闹不休,而我有时也希望被照顾,年龄大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情绪是点火着,也完全不记仇,我在想,有时自己把生活过成电视剧真是挺搞笑的。

我理想的爱情是,俩人非常情投意合,心灵相通,柔情蜜意,完全不用怎么废话,你心懂我心,彼此的照顾,而有时我真得想摔门而出,而后又一想,这房子是我租的,我除了这,我又能去哪呢?时而很担心自己,我开始抛弃了一切对爱情的幻想。

做什么,还是得靠自己,有些是指望不上了,一生一世被人养或者养别人那简直是痴人说梦,生活太考验爱情了,只能靠自己了。

我时常在想,太原的那些年,打血战到底的麻将,半夜去看江景,和盛驾校的20楼,看完夜场的电影在太原某某广场上游荡,吃路边的烧烤麻辣烫,聊那些没完没了的天,调戏隔壁酒桌的女青年,还有那家珠江花园下面的鹅掌门,整件的啤酒,喝得烂醉,倒在路边的垃圾桶旁,那一切,仿佛发生在一个少年的身上,像一段难忘的青春时光。可,我回不去了。

——米斯特·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