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停的做爱,做完爱,开着窗子,一丝不挂

不停的做爱

过了很多年,我经常想起那一年的七夕,外面下很大的雨,房间的空调冷气开的很大,很大,我们不停的做爱,做完爱,开着窗子,一丝不挂,她脸色红润,我扶摸着她聊天,雨水从开着的窗外飘了进来,落到了乳房上,大腿根上,脸上,在皮肤上留下了一个个湿湿的点。

2019年8月26日,农历七月十几,星期一。干支:乙未年 甲申月 甲戌日。处女座。冲兔。宜乘公共交通出行,宜午餐吃东北水饺,宜酒吧调戏外籍友人,宜淘宝买内裤,宜偷窥25岁以上女性大腿,宜菜市场买土鸡蛋,宜微信摇一摇,宜抺红色口红,宜交配。忌买股票,忌午饭吃蛋炒饭,忌办公室内调戏女同事,忌K丅V找三陪,忌过马路不走斑马线,忌不穿内裤上班,忌喝北京红星二锅头,忌说下半身真实长度。

1966年8月24日,著名作家老舍在北京太平湖投湖自尽,享年67岁。老舍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满族正红旗人。他曾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协副主席,代表作有《骆驼祥子》《茶馆》等。

八月又要走了,每个月都有每个月的想法,也总想着这个月会比上个月好,一切如意愿,可一月复一月,这个月还是不知道究竟干了什么得到了什么,缺钱还是缺钱,我想又该期盼下一月了,唉!我这个官二代看来是末落了,当然人有点期许我想本身就是积极的,思想未死,还活着,还是个面带桃花的高龄小伙子呢。

来,姑娘,为我点个赞或者给我微信红包打点钱,我就会爱死你们的,刚才睡了一下,开着窗户,风果真已经有了凉意,随手拉过一条毯子,盖上了点,又睡了过去。秋天这次是真的来了。我感受到了季节在生活里的变化。

空气有点凉飕飕的,但是那种凉有点点的柔和,带着一点点的暖。白天从楼上不经意瞥了一下小区里的树,还是绿油油的,天空蓝蓝的,阅兵前期,这个城市真好,过去空气里混杂的污浊颗粒和建筑物上附着的灰尘都一夜之间不见了,整个城市变得清亮起来。

车也不堵了,莫名的经常戒严出不了门,放假。真好。很有意思,不过为了阅兵500公里内许多厂家关闭许多城市限行,想想心里有点沉重,在经济市场很低谜的今年或许会有许多人愁上加愁,听说许多老板都跑滴滴打车了,也许这个蓝天代价也太大了,从窗户向外望去,那些隐匿在远处的村庄,像幻境里的画面,瞬间被建造起来似的,突然出现在眼前。

今年的夏天,北方下了很多雨,没有经历什么难受的桑拿天。只有一天下午,午睡醒来,坐在沙发上发呆,觉得有点闷热,跃跃欲试想去地摊买把蒲扇,不过有点嫌麻烦,想想也就算了。大概是因为我住高层,通风比较好的缘故,我跟别人说起,我几乎用一个破旧的迷你小电扇就在家过了个夏天了,朋友开玩笑说,穷到买不起空调?

我说有呀,但不想开,我是真没有觉得热。只是有几次中午下楼,走在很大的太阳底下,阳光火辣辣,晒得手臂红红的,出了满头的汗,可是也不觉得热得难受,夏天不就该是这样吗?从网上看了个新闻说一个火㶽店小伙子服务员把一个来吃饭的顾客用开水给烫了还揍了几下,还是一在喂奶的小少妇,我想说几句,我N年前也当过几天服务员,遇到过各种顾客,不礼貌的也有很多,再生气也不会伤人于无限度。

泼开水这事不是顾客和服务员的矛盾,这是人身伤害,太病态了。当然我还是坚持的认为一个人的人品怎么样主要还是要看一个人对服务员的态度,谁都不容易,做人需要包容。北方的秋天很短,短到留下的眼泪还没干过段时间就要被寒流冻结在了嘴角。秋天,万物又要开始凋敝,风呼呼的吹着,有点伤心事,眼泪也可以顺着眼角往下流。

前些年,刚感觉夏天走了,穿着单裤走在大街上舒服了没几天,冬天的风就呼啸而来了,一下子就秋裤,棉毛裤,棉外套得穿起来。我还是偏爱北京的秋天一些,虽然就那么几天,但是那朗蓝无际的天空,白云悠悠,不冷不热,因为短,所以显得格外珍惜。南方的秋天,总是下雨,成天潮呼呼的。南方的植物一年四季都那么绿,也没看到过秋风扫落叶的萧索。

写了那么多,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表达什么,不过,今天倒真的不太开心,或许自己过于高估自己善待别人了。

唉!不说不开心的,我行我素,我还是我自己,万物皆事,天知道,抓紧时间好好挣钱吧,近来我有个秘密融资项目一直在进行中,经济市场不好,应以不变应万变,什么东西不告诉你们,想告诉你们就投钱吧,呵呵。

我生活中经常请人吃饭,我喜欢热闹,今天有位生意上的朋友告诉我,她不太喜欢请人吃饭,她说不是怕麻烦,怕热闹,主要是觉得古人那句“君子之交淡如水”其实非常有道理,适当的距离反而会让友情更加持久,因为人都不是完美的,亲密无间,其实是一把双刃剑,而一个普通的饭局,可能就会让交情变得复杂。

而且你经常请人吃饭久了人家都认为是应该的。我听了后想了一下午貌似有点道理,好,以后我就不请人吃饭了,让别人请我,谁,谁还没有几个土豪朋友呀是不是?

深夜了,瞎唠叨了半天,该睡觉觉了,具说深夜里不睡觉的人都是没有性生活的人,我是,你们是吗?

——婴儿潮人 刘刘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