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住了,已经俩月没买六个核桃喝,省下了100多块钱

六个核桃

坚持住了,已经两个月没买六个核桃喝,省下了100多块钱,这样下去我会因为艰苦朴素而被姑娘们嫌弃吗?

担心,害怕,老了以后会是个什么结果。

咋就快要立秋了呢?一转眼夏天就回不去了,有点伤感,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期盼自己心能定下来,未知的样子,一切都说不清的未来,可能会好,可能会很糟,但又能怎样呢,人总要望前走的。

现在的我开着车漫无目的四处瞎转,停在一个路口的拐角,我听着车内的音乐思绪万千,我想着这个城市的街道,夜车下的路灯,拥挤的三环路,没有灯光的城乡结合处。

我心里真想默默的道个别,离开这里,可是又有众多纤盼,太多的舍不得,太多难以表达的情绪, 从来没告诉过爱过的人,我一直觉得,她终究是会离开我的。

没什么原因,大概因为我是一个糟透的家伙吧。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糟透了,例如别人都爱说,人们分开以后,一定会遇见一个更好的人。

可我不希望这样,莫名的伏在方向盘上眼圈红了起来,有时候太难了,此时此刻真想找个人,就那么安静的伏在她的怀里。还记得某个过去不是很了解我的朋友后来对我说:一开始看见你真他吗的想打你,看你样子真的很吊。

我说:你现在也可以打我,现在我也一样很吊。想爱着,有那么多的事要做,小心翼翼的做着每件事,因为输不起了,日子就如水静静划过了我生活的每个角落,想到的,恍如隔岸在观火,那么相关又那么无关。而我,知道终究会错过的!

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天。我微笑着穿越人群,带着一点难得的喜悦,我很想很想说点什么,可是我不知道是否能有人真的会懂。

清楚的知道自己学会了容忍,包容,学会了在寂寞的时候看着天空.学会了一个人做饭,一个人默默的敲打着键盘,一个人对着镜子说话连后大声的傻笑,笑自己,有病,无聊,其实原来真的很无聊….

以前一切的一切或许会变成模糊的轮廓,颓废,昏黄。

当初那些信誓旦旦的誓言也许会散落在天涯了,无力去挽回什么,只有乞求上苍让我在孤单中找到曾经的自己。。

八月了,时间瞬间的就走完了大半年,七月永远也回不去了,夏日也貌似要结束了,每一年的夏日都会在某个场景觉得似曾相识,汽车呼啸而过声音下的蝉鸣,胡同小巷里面横伸出来不一会就会被蒸干的各种内裤衣衫。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裸露着光洁的小腿和肩头。

白晳皙的胸部,乳沟,让老男人臆想的窥视着,或许是美感也或许下半身的勃起,不见了,一切就烟霄云散了,生活化的场景,夜晚霓虹灯下的啤酒瓶,临着江河的晚风,甚至在打烊很晚的铺子,没穿胸罩吃烧烤的大嫂们。

油烟和空调下盈盈而环飞的蚊虫似乎都被浪漫化,看上去都廉价可亲,我很容易将过去和今天的夏天回忆进行比对,炊烟一落,城市的旧城区的居民会出来纳凉,早些年间拿着蒲扇藤椅,或者拎着竹席铺在钢丝床上,听着刺啦刺啦电波不稳定的半导体收音机。街边有梧桐和槐树,树荫下面人们蒲扇拍打蚊子,小孩精赤上身跑来跑去。

成年人们开着善意的黄色笑话,我臆尽这这样的生活,我愿意做把摇椅,躺着看别人的生活,而思考自己有一天终会死亡和活着时候我是否拥有过的快乐。有时候心情差,真是莫名,或许是窗户缝里钻进来的风,把心情吹皱了,眼神也跟着瞬间昏暗,一下觉得整个生活枯燥乏味,整个世界了然无趣。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苦苦思索一个问题,我作为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做作又多愁善感的,且内心戏多到惊人。我家从来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祖上从来没有人当过官也没富成地主过,翻腾回几辈子也没什么像样的读书人。

唯一的我是个共产党员的后代,父亲靠拢了政府,而我还是个穷二代,其实我内心挺遗憾的,今年一直事业持续的低迷,还好,知道有这样的预期,不死不活的活着,而让我伤神的是接种而来各种琐事,让我憔虑,头疼,有时候照顾太多人,会很累,坐在椅子上,有时候:一声叹息。天气依旧艳阳高照,气温达到了最高点。

我躺在椅子上打了个盹,昨晚没有睡好,空想人生了,迷糊着热醒来,浑身大汗,后背流下来的汗水湿透了内裤,。急忙打开空调,调到了十八度。心里烦躁得很,好像有无数个小铃铛在耳畔,走马灯似得在旋转,在发出轻脆的风铃响动,心里有三四只猫爪子在抓挠。我一会站起来,一会又坐下,在屋子里来回的踱着步子,踱着步子。

也不知道到了明年的夏天,那红色馕的西瓜还甜不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