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哪个富婆要嫁我,请私信联络,我会每天爱你如初恋

富婆要嫁我

子怡:虽然不能陪你过中秋,但我心里一直有你。。

马上迎来秋天,秋天很难不让人伤感,阴沉的天,凉凉的风。一年又混过去大半,而我依然没有变老。

过不过性生活不重要,但是节日还是要过的,明天找人调调情吧,祝大家即将到来的中秋节快乐。

过了很多年,我经常想起那一年的中秋,外面下很大的雨,房间的空调冷气开的很大,很大,我们不停的做爱,做完爱,开着窗子,一丝不挂,她脸色红润,我扶摸着她聊天,雨水从开着的窗外飘了进来,落到了乳房上,大腿根上,脸上,在皮肤上留下了一个个湿湿的点。

重庆的朋友:请代我向那年的黄奇帆市长问好。

八月末了,一事无成,就这么傻呆着,也没见长胖,身材苗条的像根电线杆,我不知道爱我的那胖姑娘看到我这颓废样,是不是,很惭愧?

这个八月发生了许多事,爆炸,乱捅人,通奸还带车震,马震的,经济市场持续低迷,需要自己寻求改变,也告诫自己,人生太苦短了,要活在当下,要珍惜每一天的生活,好好享受每分每秒。否则一晚上没活明白就烟霄云散了,失联了。

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重复的无所事事,时常使我忘记了初衷。很多时候呆坐在家里,望着四面墙壁发呆,任时间一分一秒的飞逝,没有做出来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认真体会一下当下的感受,也只看到了窗外吹进来的清风,满屋子的阳光,宛如荡漾着一池金水。

太阳和风,该怎么享受他们呢?每天做饭,吃饭,刷锅,洗碗,洗澡,洗衣服,擦地,美美的换上干净小内裤,坐在椅子上跃跃欲试想要写点什么,然而,这个时候,觉得床铺在召唤我,因为困了。其实我真是天生一副被人包养的身子骨。

有没有哪个富婆要嫁我,请私信联络。我会每天爱你如初恋,让你摸我白白的身子,唉!尽瞎贫了,你们说:我该写点什么呢?你们才可以真正了解我。或许你们看我文字给我打赏点钱,我就告诉你,你们会吗?我对北京太熟悉了,熟悉到有时候我有点厌恶它。

前几年没开车那会,我用我这俩腿走遍了北京的很多地方,随便拎出来一个地方,我都能说出许多生活故事,双井桥红绿灯的路口,有我很多回忆,伤痛。在聊点不开心的事吧,凭着多年的感觉上个月就预计大土鳌通州区房子要涨价了,那会才九千多,想买,可没钱,问了几个自以为的亲朋好友,想借点,可都摇头,我的人生真失败,前天去售楼部问了问,我差点哭了,涨5万了,唉!

这就是我的人生,好悲催,一月之间我就失去了做个小富农的机会,贫下中农这个帽子看来要注定一辈子了,晚上一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她今天定了套房子,我说,哦,放下电话,我都要哭了,有钱真好,唉!看来从明天起不抽烟不喝酒,不买避孕套了,好好赚钱吧,不过,抽了这么多年的烟,我不知道我究竟还能活多久,真憔虑。

刚刚照了照镜子,其实我也不是想像中的那么丑,脸上皱子还不多呀,一把年纪,也没有愁过性生活呀,只是我这小身子有点体弱多病,我担心,担心怕哪一天罩不住,来一如狼似虎的大姐把我推倒在床上,我一兴奋,一翻白眼儿,咽气了,就那么快乐的死了。好了,不写了,最后我想说,我这么优秀的人没人爱,就好想替那些不爱我的姑娘哭,你们太瞎了。

想起曾经的天冿大爆炸,一整天脑袋里都在想着这件事,新闻上说死亡约50人左右,可貌似2.5公里內有5个小区,怎么也要住个好万千的人吧,听说10公里外的人都受了伤,难道这些人练了金钟罩的功夫?下午三里屯优里库又出事了,一男子见人就捅,唉!

这个社会怎么了?新闻上头条是准备放假从周五下午开始放了,什么两天半的假期,靠,光放假了,吃什么,经济这么低谜,企业怎么活,谁高兴?

公务员一定挺开心的,刚刚躺着躺着眼泪突然就出来了,中午也是,听人们都平和的讲着这件事,我一句话也没说,但心中很难受。有时候想想,我这性格也未免太矫情得过分了些,连我这个普通人都有点受不了了,关好门窗,近期少出门吧。唉!愿所有人都能坚强的面对发生的所有事物!

有个老友妹子说:你这家伙嘴还是那么坏,你偏瘦的身子骨,应该把烟戒了,酒也要少喝为好。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刘刘小朋友写在刘浩存的个人日记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