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我,微胖,略帅,青春,十六岁,处男

处男哪吒

此刻的我,微胖,略帅,十六岁,处男。

绿帽子:元明朝时期,规定娼妓家中的男人必须戴绿头巾。明人(杂俎)这本书上有记载娼妓隶属于官者为乐户,绿其巾,以示辱,吴人称人妻有淫者为绿头巾,在现在的中国,人们把在爱情与婚姻中被女人背叛的男性叫做:戴了绿帽子的男人。——原来如此。

身边好多人喝酒,一问他们今天晚上在做什么,答案必定是在喝酒。我虽然也挺喜欢喝酒时的感觉,但却不太烂喝,因为我太知道自己喝完酒之后什么样,豪迈万千,敢爱敢恨,小情绪就来了。没什么放不下的,什么都不在乎了。那种感觉太好了,好在我年龄大了有点理智了,我一想到还会醒酒,那些抛在九霄云外的红尘还会回来的,不会因酒而烟霄云散,,而有的凡尘我依然会舍不得的,我就再也不烂酒了。

最近的日子太夏天了,时而阳光毒辣,时而瓢泼大雨,风里混杂的人间的烟火味儿,雨水浇透姑娘的衣衫下透露着骚动的青春,护城河水流淌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快。我只想拿把蒲扇,找把老旧的躺椅,见到心仪的风景就坐下来,吹着夏风哼首小曲儿,完全不理人间的事。偶尔也会想到马上立秋了,心中有些落寞,但被雨后的阳光一照耀,也就释然了。

2001年夏,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成功。宣布消息的时候我正在步行街的广场,当大屏幕上说出“北京”两个字来的时候大家都鼓掌欢呼,群情激动,红旗飘扬,我也跟着拍手,但当时其实并不知道有什么可高兴的。今天刚才在办公室,听办公室的年青人看网络新闻提起北京2022年冬奥会,我就问年青人:宣布了?是北京?年青人说:嗯,对话就结束了。

北方人近来很流行吃重庆鸡公煲,还有人认为是重庆菜系,其实重庆没有鸡公煲,也没那么难吃的鸡公煲,比改良火锅还狗血,重庆鸡公煲是因为创始人叫张重庆,是个上海人。

其实,我对少林寺的大和尚释永信被网上举报之事没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人皆不能免俗,何况或许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政治故事,但少林寺永远还是那个少林寺,牧羊曲永远会留在我的记忆里,曾经的少林英雄豪杰和无数个神奇的故事,这些永远都无法改变。

这个夏天,貌似天天下雨,无论白天如何阳光明媚,炎炎烈日,晚上都会补上一场暴风雨,伴着大大小小的惊雷。昨天喝了点小酒就在客厅沙发上靠着窗子睡着了,窗外的风吹着,还有点凉意。半夜醒来,我就拉过一条毯子盖上,一觉睡到天明,给冻醒了,结果才发现空调小电风扇都开着,本来还以为秋天已经来了。

我开始恍惚觉得,夏天是不是就这么要过去了?我大概确实怕热,空调电扇一样不能少,但是又有点心疼电费钱,我一直想买把蒲扇,逛了几次夜市也没瞅见合适的。晚上翻月份牌儿,还有10天左右的时间就立秋了,我想大概蒲扇也不用买了吧。

因为身体不适的原因,今年夏天一口冰淇淋没吃过。没有冰淇淋的夏天,多少会觉得有点遗憾。每每从哈根达斯路过,不敢多看一眼。有几天,实在想吃,就买了点老冰棍儿,连吃了几天,身体马上就感觉出有一些异样,牙齿冰凉的发酸,赶紧不吃了。其实冰淇淋这个东西,只是有时想吃吧了,可惜现在牙口不好了,我在想我是不是要买支重庆的冷酸灵牙膏来试一试。

不过,我对我的健康变化到也没什么抱怨的。我想,没有谁的生活一切遂意吧,人终究会变老的。
那天跟一个友人吃饭,聊起各自的生活,各有困顿。她大概是属于这个城市的中产了,两口子各有公职,还开着两个盈利不错的公司,儿女双全。

但她也有他们的不快乐,烦恼,其实生活对于谁来说都是一样的,给你一些,让你失去一些。春风得意都只是一时,没有人一辈子顺风顺水。钱确实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是钱确实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快乐。快乐对任何人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可是什么是快乐呢?满足自己一切的欲望?生理的物质的?但是欲望永远也没有尽头,所以只追求欲望满足的人大概永远也不会快乐。

当然一个人要万念俱灰无欲无求会快乐?万念俱灰让我联想到的是活够了。无欲无求的人,大概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吧。如果一个人无欲无求,跟桌椅板凳也就没了什么差别,人要成了一个物件,就失去了做人的所有光彩。

在适度的尺度内,体会快乐。星期六星期天真心能给我带来快乐,因为在这样的日子里面,我可以暂时的逃避一些工作上的琐事,轻松的回到自己的世界,一个人开着车,停在树荫下,开着大大的空调,高分贝的音乐,刹那间我仿佛找到了真实的自己。

我一直比较喜欢稍微带点肉感的女青年,或许因为我长的太瘦,想找点怀里有肉肉的安全感吧,但大凡遇见我的女性,都不太情愿把一生交给我,因为我看上去有着天生的不安定,没有信任感,确切的说,我也没有安全感,刚刚照了照镜子,我很诚实的告诉姑娘们,其实我是个很值得信任的人,不要在怀疑我了。。

过去几年,我还是对一些人抱有过幻想,当成家人一样对待,可是后来发现给自己带来的是无尽的失落,痛苦。当然出现任何问题,我都会尽量找自身的原因。不是我瞎不瞎的问题,是因为芸芸众生,众生皆平凡,遗憾的是我总高看对方一眼。

我有时觉得我就是一介庸人,总想期待沾染一点别人身上的灵秀之气,到头来,发现人人都是大俗货,没一人能够幸免。

在这个城市已经呆了许多年了,我几乎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北方大城市的生活,因为我颠倒黑白的作息,出门总能避开上下班的高峰,我过着我行我素的生活,当然也经历着别人难以理解的压力,痛苦和快乐只有自己知道,我有着许多的不高兴,但不高兴又 能怎么样呢?

自己和自己较劲,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好好的活着,很想念一些很久没有见面的人,也很想找个人说说自己的难处,可是终究让时间抹平了自己的创伤,一个人慢慢的承受着,已经很久没有去看电影了,我想近期我该看一场电影,看什么呢?看捉妖记,还是大圣归来?还是道士下山呢?或者哪吒?

——刘刘小朋友写在刘浩存的个人日记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