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业要真乱了套,中国经济估计也该掉大粪坑里了

房地产业

夏天,穿的少的胖子显得更胖了!实话,最近一两年交往的女性全在她们问我一句话之后结束了,她们老希望到我住的地方过夜,我认为不妥,很不妥。

看了一下前几年最热门的优衣库视频,搞了半天原来就是一男一女在试衣间里搞,老汉推车啊。其实在商场或酒吧的卫生间里做爱打炮在现在这个年代已经很常见了,已经多半见怪不怪。

我也见过,听过公共卫生间里女人嗷嗷的杀猪般的叫声,我想在试衣间里做这事的应该人也挺多的,现在的男男女女已经没有什么廉耻了,多半很变态,我原来也听说过有人在某商场试衣间做过这事,但很喜剧,试衣间一面木板墙因男性用力过猛撞塌而才曝光了,不过,细想下这个过程应该很刺激,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去试一试,但转念一想,这也太他妈的欲火焚烧了,对于我这个很传统的人来说,这,这,真无耻。

突然的看到自己过去写的文字,日记,照片,那时少年的我,时至今日,我己经成为了中年人,突然有些伤感。再不羁的少年,再孤傲的自己,大部分终究会被时间破坏,成为芸芸众生的一份子。也庆幸,当初有思想,记录下过去的那些岁月,情绪,经历,苦难,长大和我风华正茂的样子。

北方呆了许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台风,台风只有南方城市有,北方只有沙尘暴和雾霾。

这几天,天热得不像话。这样的天气我时常出现幻觉,飞驰而过的汽车带起沙尘钻进车窗,顺着眼一路望过去,沿途的花都盛开着,都叫不出名字。它们密密地开在树枝上,一色的白,红。好漂亮。日子还是日子可夏天已经不是从前的夏天。

好怀念小时候。胸前飘红领巾到了课间就开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的日子。我是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总觉得眼下是乱世,当下的繁荣是一种虚华,我对整个社会环境有一种莫名的不信任感。

前段时间遇一朋友,他常年炒股,但是他不怎么交易。他当时眉飞色舞的提起股票大涨,我特别外行的问,赚了有百分之三十了吗,他说,你这个问题问一个专业炒股的人在眼下是一种羞辱。我说,那赶紧卖啊。我内心一直觉得做买卖一定要见好就收,更何况几乎翻倍了,他说,五千点都能到,为啥不会到六千点啊。

我当时没接话,但是我一直相信任何事都是物极必反,盛极必衰。前几天,又一起吃饭,他说,股票不如听你的,我说,没关系,反正你也不指着这个挣大钱呢。他股市大概几十万炒着玩吧,而且即使现在跌到了三千多点,他也不亏,他买的早,只是没在高点的时候抛了觉得遗憾。

那些把家里的钱都砸股市里的人,我觉得有点虎,傻,蠢,狡兔都要三个窝呢,人怎么能孤注一掷去干一个事儿啊,得给自己留条路啊,赔完了,全家不活了吗?

股票这个东西,背后的深层因素我说不上来,但人总想投机和玩命想占便宜是分不开的,做买卖不也是那些见别人挣了钱自己才砸钱进去的人,最后都特么赔成穷屌丝了。

我还有个所谓的朋友学过经济的,但是她一直坚信买房比较保值,她只要手里有钱就买了房,现在她名下房子有七八百平六七套了吧。她的人生哲学是,钱在手里,不如买了保值的东西放着,她说眼下,房子在中国相对来说是比较靠的住的。

房地产业要真乱了套,中国经济估计也该掉大粪坑里了。我也认为有点道理,可惜,我太穷了,股票在中国,反正我觉得靠不住啊。按照我的理解和我对一些现实经营性公司的了解,假大空,虚拟经济靠不住,实体都沒有,大家一窝蜂的想钱生钱,钱从哪里来呢?玩,玩个蛋啊。

不提经济了,我也不是什么专家,也就一混迹于京城的老屌丝,唉!再一哆嗦,我就中老年了,不知道后面的几十年,怎么过完。

我倒是非常羡慕我的父母,他们都是五十年代的人。他们的生活,除了年轻的时候受过穷吃过苦,现在的日子过的还算不错,有点退休金至少能满足他们日常的生活需求。我也基本还算孝顺,他们对政府有绝对的信任,他们对社会也少有抱怨,特别的知足。

认真讲,他们这代人,政府也没有亏待了他们。退休后至少有点退休金打打小麻将,唯一对不住他们的可能就是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了,我常想我以后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呢,简直无法想象。我对未来的悲观,来自于我觉得现在什么也靠不住。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痛苦,可能再过个N年,现在的生活在那时我们的眼里,又变得白衣飘飘了。想到这个,简直心里一哆嗦,那会的生活得多特么粪坑才会怀念这会的生活。我几乎不再怀念我最近十年的生活,接触的人不仅淡漠,且功利。

我总是怀念二十多岁的时候,那会人与人的关系没有现在这么物质,除了钱,总有一些什么东西在,比方要脸和诚恳,善良,而现在呢?人都太无耻了。我个人认为人其实没有那么多复杂的生存之道,懂得感恩,真心对人好就够了,诚实的挣钱。一定要诚实。

人其实没有那么多复杂的生存之道,懂得感恩,真心对人好就够了。

——刘刘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