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三十岁之前忙着偷情,三十岁之后忙着捉奸,男人…

男人女人

一年奔波,尘缘遇了谁;一句珍重,天涯别了谁;一点灵犀,凭栏忆了谁;一种相思,闲愁予了谁;一江明月,豪情酬了谁;一场冬雪,烟波忘了谁;一壶浊酒,相逢醉了谁;一世浮生,轻狂撩了谁;一封短信,才情念了谁;一番思量,谁是谁的谁。

一方重庆,政治玩了谁;一部刑诉,七十三了谁;一轮两会,国籍美了谁:一番交易,十八大了谁;一国双制,特首换了谁;一个社保,入市肥了谁;一团贪腐,社会骂了谁;一曲微博,心中眷了谁;亲,谁是谁的谁!!!

那些关于我的故事。现在?昨天,今天,其实已经毫无色彩,口干的时候,我会大口大口的喝下了整瓶水,时常我也会喝下带着泡沫的啤酒。其实就是带点黄色的水,其实内心深处未必不想带点纯色的色彩。。。­

老了, 所以就有很多的不得已了。我已经不能随便的许诺了, 因为承诺不起了。。 我不能轻易的动情了,因为真到伤不起,我不能在任性做事了, 因为后果付不起了。。。

亲:我在公车特8上,前面倒数第三排靠窗,伲玛,姑娘你瞧—眼我,咋不迷倒我尼?你有看到那个美女了

最近好像很分心,日子显得很有些仓促。常常凌晨睡下一会我就要混沌着醒来。

我用近老年状态的眼睛遥望着这灯红酒绿的城市.所有过往的记忆都显得那么鲜明和纯粹.惟有属于自己的时间里我仿佛才能找回真实的自己.毫不做作的来面对自己情感寂寞的悲伤和性欲的膨胀,我提着大大的购物袋停留在人潮涌动的天桥上,看一个个路过的人,男人,女人,丑陋的,好看的,大色狼,小妖精们。

太龌龊的德行我是没有,而娘娘腔的脸蛋,和我差距更远,如果有一天我满脸的胡须,是因为我想表现的有个性,闷骚,我其实是个干净的男子,头发长了不想剪,要不就是我疯了,要不就是我想留成霍元甲爷爷那样的辫子,好流芳百世吧,脸上小酒窝陷了进去,是因为我瘦,想娘子想的,其实挺酷B的!

出门,马路边,一小女子在我前面走路,手拿一爱疯死在大声说着;宝贝昨晚爽死我了,我汗,尼玛,也太夸张了。。

我现在学会了说:很多次的对不起,每次好像都是那么的诚恳,今天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做错了许多事情,原来自己真的不是那么的纯洁…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救了。。。。有救!妈妈说过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

N年来我其实伤害了某个女子,或许,还有更多人。也许自己认为伤害就伤害了,没有借口。随着自己年龄的增加,我变了很多,学会了忍让,学会了妥协,学会了让很多话烂在肚子里,没错,我变了,可是曾经划在别人身上的伤痕会因我后来的自我完善而消去吗?

亲:我在686公车上后面倒处第二排坐着呢,尼玛妹子你看见我,打个招呼呀。。

呵呵、你也不是一个人俩个二锅头吗夜深去石器时代喝酒浇愁,惊奇看隔壁2妹子一人一瓶2锅头4大扎啤酒,我晕,个人认为,此2人不是失恋就是2疯子。。

亲:谁是谁的谁。。

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我遗忘了…….总想写点什么,却不知道应该怎样敲打键盘.最近一直是这么朦朦胧胧的状态,更新的速度出奇的慢,或许,我已经渐渐失去写文字的能力.

忙,累。。。你在于不在,其实都在我心里。。

女人三十岁之前忙着偷情,三十岁之后忙着捉奸。.男人三十岁之前忙着留情,三十岁之后忙着偷情。

亲:我在707公车上后面到处第二排坐着呢,尼玛妹子你看见我,打个招呼呀。。

我要做个思想上的男流氓。生活中的好男人。。。